第一章夜半春声

夜色降临,小南村逐渐被黑暗吞没。

今晚似乎特别的燥热,空气像是被榨干了一般,闷热难耐。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忙碌了一天的人早就歇息了,只剩下青蛙、虫子在外面无休止的进行着交响合奏。

房间里热的厉害,风扇似乎已经阻挡不了这股炎热,最要命的是高强感觉得自己的体内有一股无法压抑的邪火正在疯狂的燃烧自己。

那躺在竹席上的邻家丫头芳芳,此刻因为疲劳已经轻轻的睡熟了,白色的裙子下,是一对匀称的美,腿,美,腿的尽头,是粉红色的薄薄三角衩。

高强一直认为自己荷尔蒙觉醒比较早,四年级的时候摸同桌的大腿,那玩意就能硬起来,脑海中浮现着那些‘美好’的画面,而现在比自己小一岁的美人胚子芳芳就这么安静的躺着,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

他来回的在房间内踱着步,口中干渴的厉害,在喝了一大杯水后,他最后实在忍不住了……

他轻轻的把头埋在芳芳的裙子底下,微微闻了闻,散发着肥皂的清香味。

颤抖着手,拉下那粉红色的三角衩,伸出手指探入芳芳的桃源,芳草稀疏,抚摸上去感觉很清晰,嫩嫩的,闻闻手指还有股轻微的尿骚味。

这里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美好,远远不如自己在网吧片里看到岛国女人那般销,魂。

“好你个杂种,在干嘛!”芳芳的老爸高立生(村里都姓高)掀开门帘走了进来,一看高强趴在自己女儿身上狂吼一声,冲了过来照着他就是一大耳刮子。

高强只觉当时脑袋一懵,眼前金星乱冒,耳朵里面敲锣打鼓,一股咸腥味,登时鼻血直流。

已经高三的他,身高马大,家里的农活操练下,有着一身棒子肌肉,平时在学校也是把打架的好手。

只是这一下借着请芳芳给自己补课的名义,猥琐她被逮了个正着,难免有些心虚,这一耳瓜子那是挨得个结结实实。

“我研究一下那玩意怎么了?女人那玩意谁规定了不能碰的?”高强一抹嘴角的血渍,怒吼了起来。

“**,老子女儿也是你这杂种碰的,今天非揍死你不可。”高立生捋起袖子,眼睛睁的滚圆,操起墙角的一把锄头奔了过来。

高强一看不妙啊,撒腿就跑,嘴里还骂骂咧咧的,“狗日的高立生,女人长那玩意,除了生孩子不就是让男人玩的么?老子玩你闺女,那是看的起你。”

说完,一溜烟跑了。

“小杂种,下次敢踏入老子家门一步,砸不死你。”高立生站在门口往地上啐了口浓痰,狠狠的骂了一句。

回到家,刘艳芬小心的给儿子上着药,美艳、温婉的脸上满是疼爱,眼眶湿润,“强子,以后少打架,还有一年就要高考了,可得抓紧啊。”

母亲身上淡淡的香味与温柔的指触让高强愤怒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妈,我知道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歇息吧。”高强按住母亲那玉葱般的嫩手,轻轻拍了怕安慰道。

刘玉芬是村里的一朵金花,只是在高强五岁那年,他爸挖煤被活埋,从此母子相依为命,没少受气。

正是因为这样,高强性格变的执拗、坚强,少年老成。

“高立生,总有一天,我要你跪在我的脚下求饶。”

高立生那一巴掌也真是他妈狠,让自尊敏感的高强彻底的恨上了这狗日的。

整个夏天依然闷热的厉害,窗外虫子、蛤蟆叫的震天响,闷热烦躁。

高强在床上翻来覆去,很是难熬,心中只想着能快点度完这个暑假,回到学校,摆脱乡下这难熬、无趣的日子。

正烦闷着,他突然听到一阵夜猫子叫,软绵绵中夹杂着高亢,听的不怎么清楚,时断时续。

刚开始听到那声音的时候,高强有点害怕,以为是农村里传说的山魈叫,脑海越想越怕。

到了后来那声音又变了,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还伴随着哼哼声。

这声音就像是有一种无穷的魔力,彻底的将他的心给搅乱了。

“不行,明天还得下地,再这么被闹下去,准得爬不起来床了!”高强心中暗道,想到这他拉开了灯,猛的坐了起来。

“这大半夜的哪传来的声音呢?”

他心里像是有虫子在抓,拿了一根鞋拔子握在手中(农村说,这玩意能打鬼)努力寻找声音的来源。

很快他就找到了声音的来源,是从高立生家楼上传来的,发出这种声音的人是高立生的儿媳妇。

下一章